-国烨网|chinayie.com
客服热线: 400-777-6777

美联储外“鹰”内“鸽”?

宏观财经 admin 222℃

    分析人士认为,从美联储近日公布的FOMC会议纪要来看,美联储内部可以说是完整地传递出了“鸽派加息”的信号。会议纪要显示,与会委员表达了对通胀的担忧,认为去年12月加息并非“必须”。若美元汇率再度走强,抑或油价进一步下挫,都会抑制通胀上行。虽说美元和油价对通胀的影响是暂时的,但这确实增加了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会影响通胀前景展望。对此,美联储承诺将仔细监测实际和预期通胀。

  美联储自开启加息之路后,一度引发外界臆测纷纷。近日,有消息称,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2016年将成为“鹰派”天下。在今年轮席取得投票权的4位地区联储主席中,三位属鹰派,一位属鸽派,取代原有的一位鹰派、一位鸽派和两位中立派组合,显示美联储内部对美国经济的看法更加分歧,且对未来是否进一步升息、何时升息及升多少等议题将出现更尖锐的争辩。

  鹰派投票权增加

  据悉,FOMC每年固定换入4位地区联储主席,今年轮到同属鹰派的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尔和圣刘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以及鸽派的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

  在这4人当中,乔治立场最为强硬,曾一再批评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并表示,当局过去几年错过加息机会,又多次警告息口过低可能会催生资产泡沫。2013年,她有投票权时曾一再对扩大量化宽松政策投下“异议”票。

  同属鹰派的梅斯特尔则主张缓速收紧银根,但若加息步伐未如预期,将触发其对金融稳定和通胀的忧虑。

  布拉德则早在2015年初时就主张升息,并警告美联储已错失升息时机。他曾表示,若他有投票权,早于去年9月投票反对维持零息,但其立场相对弹性。他去年11月时曾表示,“经济情势比我们的预期更强,因此将更快些升息。”

  罗森格伦偏向鸽派,他一直以来都力挺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实行的货币刺激方案,不支持提早升息,同时认为未来升息循环应采缓进步调。

  此外,拥有常规投票权的理事布雷纳德2015年下旬发表演说,质疑全球增长疲弱将令美国经济前景蒙上阴霾,鸽派色彩加重。不过另一位拥有固定投票权的纽约联储银行行长达德利,支持在通胀呈现实质升势前加息,鸽派色彩减淡。

  至于最重要的人物美联储主席耶伦,鸽派色彩不变,尽管她一如预期于去年12月带领当局加息,显示她对物价稳定失控感到忧虑。

  回顾2015年,耶伦每次议息会议前都会致电各地区联储银行行长收集意见,会议上仅两度遭遇反对票,反映耶伦维系内部共识的功力,但踏入新一年,鸽派当道的理事和偏向鹰派地区联储主席势必将出现更多冲突,对耶伦构成考验。市场也会因此产生更大的波动性。

  瑞银高级全球经济师唐纳文认为,现在的美联储看起来,像是有别于前主席伏尔克和格林斯潘时代的政策制定机构。以前,美联储决策基本由领导说了算。而在伯南克和耶伦担任主席时期,美联储的决策过程较为民主。

  加息仍谨慎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按下加息按钮、终结了美国长达84个月零利率时期的美联储就被外界认为选择了一条“鹰派”之路——无论是点阵图对于今年加息四次的暗示,还是耶伦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皆令市场感受到美联储的加息决心与通胀信心。不过,近日公布的去年12月会议纪要却揭露美联储“鹰派”外衣下的“鸽派”内在。

  1月6日,美联储FOMC公布的会议纪录显示,美联储官员仍然十分关注低通胀问题,有部分官员指出,调高利率是艰难决定。

  根据此次公布的纪要,与会委员们认为,未来加息应以渐进的步伐进行,具体进程取决于经济发展情况。由于通胀水平持续低迷,通胀前景存在“相当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美联储在加息过程中应密切关注通胀情况。

  会议纪要还显示,美联储决策层认为,美国经济仍面临一些风险,比如海外经济体,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放缓可能拖累美国净出口。此外,美元进一步升值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将加剧新兴经济体面临的风险。

  尽管反映美联储决策层预期的“点阵图”显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对今年底联邦基金目标利率预期中位数为1.375%,隐含4次加息空间。且在新投票成员立场多属鹰派下,美联储2016年升息步调不排除会比市场预期还快,但在《华尔街日报》看来,鉴于美联储官员已经开始大幅下调未来6个月的通胀预期,美联储未必能如预期般加息4次,而是会以更谨慎的态度调高利率。

  按照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1月6日的说法,美联储今年加息3到4次是“大致正确”的。但考虑到美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和美联储官员观点存在分歧,不确定美联储今年实际会加息几次。费希尔表示,油价下跌和美元升值的趋势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他对美国通胀率回到2%的中长期目标水平充满信心。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