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烨网|chinayie.com
客服热线: 400-777-6777

丝路基金如何助力“一带一路”

宏观财经 admin 168℃

    去年11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APEC会议期间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这是中国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举措。一年来,丝路基金边筹备组建,边拓展业务,按照市场化、国际化、专业化的运作原则,在功能定位、投资理念、管理机制、业务模式等方面开展了积极探索。目前,公司功能体系基本完备、业务架构基本成型,项目投资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日常运行已经走向正轨。

  关于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实现经济的“融合”与“转型”,我有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融合与转型是对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内在要求。

  “一带一路”建设倡导的是构建全方位、立体化、多层次的互联互通,这也是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的特征。其中,“融合”是要在区域经济中,推动经济要素的融合、资源的融合、市场的融合,通过推动经贸和投资活动,推动相关国家和地区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实现共同发展。“转型”则是在融合过程中的自我更新和提升,通过装备“走出去”和国际产能合作,促进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在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加速整合,重塑企业和行业竞争优势。总体来看,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经济与区域经济、全球经济正在加速互动和整合,向更加包容、更加开放、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和新机制转变。

   第二,金融业可以充分发挥促进融合与转型的作用。

  在中国金融业适应经济运行新常态、不断深化对内对外双向开放的进程中,一项全新的使命是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互联互通。资金的融通既是互联互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跨市场、跨区域配置资源要素,促进融合与转型的重要支撑。

  金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需要资本思维,就是要探索以资本“走出去”助推企业“走出去”,促进产业与资本相互融合、促进产业升级发展。工业化国家的经验表明,以资本“走出去”带动优质产业和装备技术走出去,实现产能合作,是工业化发展必经阶段,也是实现结构调整、形成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主要途径。

  长期以来,中资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普遍存在股权支持不足的问题。以债权为主的融资方式较多地支持了以承包为主的项目类型,这种单一模式不利于形成可持续的境内外互利共赢产业链模式。因此,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需要通过创新投融资支持方式,加大运用股权投资、配合债权、基金、信贷、信保及本币外币等多种融资方式和多币种组合,支持企业在“走出去”中实现产业链合理布局。

  第三,关于丝路基金的探索和实践。

  丝路基金的功能定位,是以中长期股权投资为主的多种投融资模式,支持装备制造业“走出去”和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实现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共同发展和互利共赢。

  一年来,丝路基金立足于支持和发挥中国资本与中国经验、优质产能和优势装备的组合作用,通过中长期股权投资,帮助企业解决对外投资中的资本瓶颈问题,支持企业境外项目拓展和运营。今年以来,丝路基金先后宣布了三单实质性项目投资,分别是支持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和南亚投资建设水电站等清洁能源项目、支持中国化工并购意大利倍耐力公司、购买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一体化项目部分股权。这几项投资的共同点是,都是通过“股权+债权”模式,支持行业领军的中资企业在海外投资运营。这三个项目比较充分地体现了丝路基金的投资理念,分别代表了我们在绿地项目开发、国际市场并购、支持能源合作等重点领域的积极尝试。

  从这三单实践来看,丝路基金通过股权投资增加企业或项目资本金,降低整体负债比例,相应提高项目的融资能力。与此同时,通过参与银团贷款等形式,我们还对项目提供进一步融资支持。有了资本的支持,中资企业有能力参与投资项目的后期运营,就可进一步融入所在国经济发展,支持当地就业和产业布局,更有助于促进技术升级、绿色发展、价值链再造等可持续发展的长远目标。

  第四,融合与转型需要多层次的对接。

  在丝路基金成立之初,我曾提出对接、效益、合作、开放的运作原则,其中“对接”是核心原则。“对接”的内涵实际上就是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我认为这是“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经贸投资合作的总原则,是有效推进融合与转型的重点所在。概括起来,对接原则体现在以下几个层面:

  一是战略规划的对接。我们常说“一带一路”建设并不是中国自家的事情,而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和地区共享中国改革开放成果,是将中国改革开放经验继续复制,从而实现各国各地区共同发展的愿景。同样,有关各国也有各自的发展战略,比如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计划、印尼的“发展海洋经济战略”、欧洲的“容克计划”,等等。“一带一路”建设要实现与各国、各地区发展战略相对接,就需要各参与方理解彼此关切,关注彼此利益,解决彼此难题,从而在共识基础上实现相互融合和战略对接。

  二是资本与产业的对接。“一带一路”框架下,企业“走出去”要避免继续简单复制低端工业制造、单纯工程承包和粗放经营的模式,资本支持也不应仅满足于扩大“信贷规模”的模式上。资本与产业的对接要体现在支持优质企业向提升跨国运营管理能力、自主创新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转型,支持企业发展向价值链高端升级转型。从而真正实现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支持经济结构调整、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目标。

  三是产业链的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是资源和产能整合过程,也是产业链的再造过程,是带动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直接或间接走出去的过程。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企业能否直接“走出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企业是否在“走出去”的产业链条上。一些具备比较优势的大企业“走出去”,必然要对接或输出国际标准,通过核心技术提升、强化运营管理,巩固其领军地位。与此同时,它们也会将装备制造等相关需求和技术标准传导到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一些没有技术升级能力的中低端企业会被淘汰,另一些企业则可通过创新转型、适应新技术标准实现“借船出海”。上个月,商务部研究院、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联合发布了《中国企业海外可持续发展报告2015》。其中的调研问卷显示,中国企业普遍认为海外经营的主要竞争对手依次是:中国企业、其他国家跨国公司和当地企业。这表明,企业“走出去”伴随着优胜劣汰的激烈竞争,才能实现与产业链的对接和再造。我们希望这是一个有利于结构调整的有序竞争过程。

  四是风险与收益的对接。风险是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始终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前面提到的《中国企业海外可持续发展报告2015》中披露,中国企业海外经营盈利情况为:13%的企业盈利可观,39%的企业基本盈利,24%的企业基本持平,而其余24%的企业暂时处于亏损状态。这说明,仅有一半的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中实现了不同程度的盈利。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存在很多市场机制不健全、法律制度不完善、政治环境不稳定的情况,更需要加强对风险的评估和防控。项目评估和尽职调查要尽量全面、详细和客观,投资方案中要充分设计风险的缓释和补偿机制,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类项目要争取所在国的政府担保,相应地也要坚持与风险相对等的、合理的投资回报。风险与收益的对接与平衡,是保障项目运营取得成功的基础,也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共同发展的基础。

  以上是丝路基金一年来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的一些不成熟的探索与思考。我们真诚地希望,通过与国内外金融界同行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分享大家的宝贵经验,探索更为高效的支持实体经济“走出去“的金融服务模式,共同为实现“一带一路”宏伟蓝图贡献力量!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