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烨网|chinayie.com
客服热线: 400-777-6777

跨境资本外流压力加大 央行或将继续降准对冲

宏观财经 admin 240℃

    12月1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1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490亿元(等值548亿美元),较10月逆差1279亿元(等值201亿美元),规模大幅增加。

  此前中国央行公布的11月外汇储备大降872亿美元,为2013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外汇占款创历史第二大跌幅。

  市场人士认为,这体现出中国跨境资本外流的形势进一步加剧。主要原因是美联储加息带来的人民币贬值预期。长远来看,2016年美元仍处于强势周期,人民币有缓慢贬值的趋势,资本外流的情况仍将延续,为确保国内流动性,央行将继续通过降准、公开市场操作等进行积极对冲。

  跨境资本外流压力加大

  外管局数据显示,1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490亿元(等值-548亿美元),较上月减少2211亿元,其中代客结售汇逆差2762亿元(等值-434亿美元),与央行外汇占款逆差496亿美元,与除去汇率波动因素的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余额下降500亿美元的规模基本接近。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谢亚轩昨日表示,结售汇数据更能真实反映跨境资本流动的情况,以上数据可以证明11月我国跨境资本外流压力增大。

  国家外汇管理局上周四举行的外汇管理政策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王春英表示,根据监测情况来看,11月的外汇资金供求压力再次有所加大,这在汇率走势上就有所体现。

  实际上,10月份以来外汇市场的供求压力较之三季度曾一度明显缓解。9月份结售汇逆差近1100亿美元,10月份收窄到200亿美元。从跨境收支来看,9月份大概有700多亿美元的外汇净流出,10月份转为外汇净流入。

  王春英解释称,10月份以来外汇市场的供求压力的确比三季度明显缓解,主要是由政策、市场以及季节性因素共同造成的。

  谢亚轩认为,跨境资本外流压力增大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10月份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改善的基础并不稳固,虽然外汇市场的不稳定情绪有所缓解,主要是受益于逆周期宏观审慎政策措施效果明显,远期购汇签约额逆差持续收窄。数据显示,11月远期净购汇从10月的17亿美元升至67亿美元,此前连续3个月下降。

  二是外汇市场供给的紧平衡,货物贸易顺差减少则市场的外汇供给减少。三是企业财务运作仍是在降低出口收汇率和增加进口付汇率。后两点可以从结构变化看,本月代客结售汇下降为133亿美元,主要是货物贸易项下的结售汇差额恶化,较上月下降104亿美元,而进出口规模下降75亿美元。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本周二在北京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资本外流的因素包括,一是过去几年企业的套利要慢慢地往回调;二是在汇率波幅增加的情况下,企业的套期保值需求会上升,也有通过外汇市场上衍生产品做保值的交易;三是资本外逃。

  人民币境外需求增加

  外汇局数据显示,11月人民币对外净支付1204亿元,较上月增加393亿元。以银行代客结汇占涉外外汇收入的比重衡量的结汇意愿从59%升至61%,购汇率小幅下降,从76%降至75%。

  谢亚轩表示,这体现出人民币在境外的需求增加,居民配置人民币资产的意愿上升。

  与此同时,经济主体加快外币负债的偿还。境内外汇贷款减少180亿美元,同比增速下滑至-15%。

  上述发布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称,11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走贬,主要是缘于美元走强。部分企业机构为了避险,做了一些套期保值,同时也加快了外债购汇还债还贷等动作。总体来说,这些都是在外汇管理政策的容忍范围之内。

  朱海滨预计,2016年企业资产负债表调整可能还会带来3000亿~4000亿美元资本流出,同时,套期保值也会随着汇率波幅的增加有进一步的发展,随之外汇储备也会相应减少同样的规模。

  不过,朱海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以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来看,这样的资本流出规模,是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王允贵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国的国际收支是非常稳健的,全年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1000多亿美元的外商来华直接投资,这是分析判断的基础。

  “美元加息对跨境资本流动会有短期的扰动,但从长期来看,国际收支和跨境资本流动应该是稳健的。随着中国经济的双向开放,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会越来越经得起国际的检验,我国国际收支结构应该会保持长期相对比较稳健的水平。所以,美元加息对跨境资本流动有影响,但不会非常显著。”王允贵表示。

  降准将继续

  货币政策方面,谢亚轩表示,央行可能会采取包括降准、公开市场操作、SLO在内的多种方式积极对冲,以确保国内流动性的充裕和货币市场利率的稳定。

  “尽管12月资本外流的压力上升,但是在美联储货币政策靴子落地之后,2016年1月的中国跨境资本外流可能出现阶段性的改善,流出减少甚至可能出现小幅正增长。”谢亚轩称。

  法兴银行全球资本市场主管AlainBokobza近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当一个经济体的利率和汇率都有降低的时候,资本外流是比较合理的现象,他预测,到2016年底,美元对人民币会达到6.8。据他预计,中国央行在明年会继续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对资本的流出进行补充。

  朱海斌预测,明年将会有1次降息、4次降准。在七天逆回购方面,预计会有两次降息,每次25个基点,从目前的2.25%降到1.75%。而降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汇率机制变化以后明年资本外流情况。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