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烨网|chinayie.com
客服热线: 400-777-6777

18.3%和0.6%,一季度经济数据怎么看?

宏观财经 国烨电商 313℃

4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经济数据,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复杂的季度数据。

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约24.93万亿元,同比增长18.3%,较去年四季度环比增长0.6%;较2019年一季度增长10.3%,两年平均增长5.0%。

2020年受疫情冲击,我国一季度经济大幅下挫,后逐季回升,四季度经济增速甚至高出正常水平。在如此“不常规”的基础上,为了避免“数字幻觉”,要理解2021年的经济数据,需要同比、环比、两年平均增速等多角度考察。

从两年平均增速来看,即各项指标相较疫情前常规水平来看,工业数据无疑最为亮眼,即便有去年疫情拖累,两年平均增速高达6.8%,已经超过2015-2019年五年工业增速水平。

从环比增速来看,即各项指标一季度趋势来看,工业、消费等数据增速有所放缓。工业属于高位趋缓,因为去年四季度工业增势较高。消费则主要受疫情影响,鼓励就地过年,限制了跨区流动。

值得一提的是,3月消费恢复势头较快,有望成为我国经济稳步复苏的重要动力。世界经济的稳步复苏,也将有利于我国出口的稳定增长。

展望未来,由于去年经济“前低后高”,所以今年经济同比增速肯定是“前高后低”。由于去年经济增速偏低(同比增长2.3%),未来几个季度经济同比增长18.3%虽难以见到,但机构普遍预计全年实现8%-9%左右的较高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

“就地过年”拖累环比增速

“我们预计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18.9%,实际增速是18.3%。为此,我们需要修正年度经济增长预期,从原来的9.5%,下调到9.3%。全年来看,中国有望实现9%以上的较高增长,”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一季度我国GDP增长18.3%,这是极高的增速,但仍然略低于部分机构预期。一季度GDP环比增长0.6%,若以这个速度计算年化增速,年增长速度为2.4%,这要明显低于常态化水平。

国泰君安证券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季度环比增速偏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为年初疫情因素,二为社融增速较去年底有所收紧。往年一季度环比增速大概在1.2%-1.3%附近,但也不用过于关注0.6%的增速,因为去年四季度基数很高。

去年四季度我国GDP增长6.5%,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6.1%的增速。除了去年四季度基数较高,一季度经济环比增速偏弱的原因还有哪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季度GDP两年平均增长5.0%,虽然距离6%左右的正常水平稍有差距,但也反映经济恢复势头进一步巩固。根据已有的月度环比增速来估算,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环比增速保持较高水平,但相较去年三四季度环比增速略有放缓。目前看来主要受消费波动影响,跟前段时间疫情在局部地区反复有关。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四季度增长2.0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环比增长1.86%,固定资产投资环比增长2.06%。

朱海斌表示,一季度经济环比增速偏弱,主要跟春节期间“限制跨区出行”有关。前两个月,内需的零售、服务业、投资等增速都有所下行,3月份反弹很明显。2020年工业、投资、出口数据很强,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动力会切换到以消费和服务业为主,未来几个季度会继续体现这一点。

3月消费反弹迅速,制造业投资有望回升

中国经济稳步复苏过程中,恢复最慢的消费,3月有加快回升的态势。压抑了一年的部分消费需求,有望持续回升。

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33%,两年平均增长4.4%——3月消费恢复至正增长,但低于正常水平。从环比看,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环比有所下降,2月受春节因素推动有所恢复,3月则进一步加快至1.75%的水平,放到2020年来看,1.75%的环比增速也属较高水平。

朱海斌表示,由于去年起点比较低,3月消费尚未完全复苏。随着疫苗的推广,疫情防控更加有效,人们对疫情的担心越来越弱。当前就业更趋正常,居民收入增速也会跟上GDP增速。居民消费意愿较低的状况也有望改变,去年由于预期不好,人们减少了消费、增加了储蓄,今年消费意愿有望回升。

3月份,全国餐饮收入两年平均增长达到0.9%,是自2020年以来首次月度规模高于2019年同期。一季度限额以上零售业实体店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42.2%,两年平均增长4.5%,比前两个月有所加快,反映出线下消费也在快速恢复。

张永军表示,全国两会之后,3月跨区人口流动在明显加强,相关服务性消费都在加快恢复。只要未来疫情不出现反复,消费恢复有望进一步加快。

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6%,两年平均增长2.9%。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两年平均增长7.6%,基础设施投资两年平均增长2.3%,制造业两年平均下降2.0%。

张永军表示,去年投资主要受政策支撑,像专项债、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影响较大。房地产投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年房地产投资依然有望保持较稳健增长。此外比较利好的是,工业企业盈利状况较好,在信贷不明显收紧的情况下,制造业等投资有望恢复正增长。

中小企业还在恢复元气

当前经济运行中是否有值得担忧的呢?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一季度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数量1.7亿多人,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246万人。因为部分服务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生产经营面临较多困难,对就业需求有所影响。3月份16-24岁年轻人的调查失业率是13.6%,比上年同期上升,说明年轻人就业还面临一定的困难。

刘爱华表示,目前就业形势总体比较稳定,随着经济持续恢复,要继续强化就业优先的政策,加大对就业困难群体的帮扶,通过保障就业服务,拓展市场化、社会化的就业渠道。

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较快,也对部分中小微制造业企业带来压力。

刘爱华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表示,在全球流动性宽松、市场需求有所复苏、供给短期比较短缺等因素推动下,大宗商品出现一波上涨。全年走势来看,供需关系是决定价格最根本的要素。在经济恢复的大势下,供给能力在改善,需求处于恢复过程中,国内上游产品价格不具备长期上涨的基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